不以疾也

没啥愿望,就是想开车。

但是狒狒14真的太好玩了👉🏻👈🏻

费斯特如果不上岛那将会是本博最大的遗憾

雷安日快乐!快快雷日安!😈😈😈

【雷安】圣诞不快乐

 题目:qingqu手铐  @雷安活动号 

     坟头热舞

人                   万

怂                   字

胆                   作

小                   艾

走                   流

外                   水

链                   账


 下一棒 @VALLEY 

俺来了!!!期待妈咪们的神仙粮!!!

雷安活动号:

【2021年雷安圣诞36H活动企划】

白雪飘,钟声响,圣诞节降到。36份圣诞惊喜已经在路上,穿越风雪而来,快来领取独属于雷安er们的圣诞节大礼包吧!

【活动时间】12.24日 14:00 -12.25日 24:00

【活动形式】关键词上下棒接龙

【活动主办方】 @雷安活动号 

【活动宣图&发起】土豆 @土豆焖牛肉 

【活动参与人员】

12.24日

14:00  浮木 @心意孤怯之惧  关键词:年下(至少五岁)

15:00  药丸 @皮鼓冒火升天中  关键词:武士

16:00   白日  @白日  关键词:看gai片

17:00  布布 @画我CP,别逼我跪下求你  关键词:纯情

18:00  黎 @深山老林2G网  关键词:年下双向暗恋

19:00  炎寂 @踏碎更声  关键词:红裤衩

20:00  未朽 @未朽  关键词:逛空荡荡的商场

21:00  鸠  @LOTFER通知  关键词:女装

22:00  珀鸟  @珀鸟  关键词:意外的小精灵

23:00  板废  @板废  关键词:d/o/i

12.25日 

00:00  海盐  @焗呀焗呀盐  关键词:下雪

01:00  慈叶  @佛八苦  关键词:世间无色

02:00  Icid  @lcid  关键词:糖霜饼干

03:00  昭惺  @咖喱咖喱飯 关键词:对视

04:00  十一  @四季奶粉  关键词:穿越

05:00  斯年   @斯年  关键词:前方路段限速

06:00  悠  @懒死我算了  关键词:相声

07:00  不庭  @鸽笼在逃巨型鸽  关键词:体重

08:00  摊摊  @摊怎九十度  关键词:夜边霓虹

09:00  西皮  @西皮耶  关键词:白发苍苍

10:00  赢 @INKWIN  关键词:战损

11:00  wm  @wm好想画画啊  关键词:渴

12:00  倩倩  @雷达呆毛BiuBiu  关键词:穿反毛衣//窒息//d/o/i

13:00  绵绵冰  @恭喜生活喜提我狗命  关键词:烈酒

14:00  土豆 @土豆焖牛肉  关键词:第一个说爱我的人

15:00  奶皮  @隔离病院  关键词:原作向HE

16:00  雷正义  @雷正义☆  关键词:街头音乐会

17:00  肃  @Ciao_amore  关键词:爆炸

18:00  楠木  @栖息非楠木  关键词:姜饼人

19:00  眠眠  @眠眠  关键词:mei魔圣骑士雷狮

20:00  皊  @不以疾也 关键词:qing/qu/手//铐

21:00  谷谷  @VALLEY  关键词:秋裤

22:00  薯条  @薯条呐🍟  关键词:龙族男

23:00  桦生  @爆米桦生  关键词:在北极冰川上舔电线杆

24:00  奶茶  @奶茶本茶  关键词:亲吻耳朵


活动当天每位老师的作品将会转载至此公众号

大家可以继续关注本号ε=ε=ε=( ̄▽ ̄)

精彩雷安酱不容错过哦!!

祝大家圣诞快乐,平安喜乐呀~

【雷安生产大队文手组接力8h☆21:00】

★雷安日文手组接龙21:00★
★约定的可爱carcar★
★因为是接龙所以直接进入主题,接受请继续★

就像是无数次雷狮和他的海盗团在战胜各种怪异的生物后痛骂这个大赛处处透出的诡异一样,他在看到安迷修蜷缩的身子和乱草般凌乱的发丛中露出的通红的耳尖后,雷狮还是没忍住笑骂一声。

“安迷修,我真怀疑你积分赛的排名是买回来的,在这种可疑的地方居然还能中这种下三滥的招,你真的很能给我弄出些惊喜。”

“……”安迷修低着头没有说话,径自扯紧了自己的衣服。

雷狮感到有些头疼欲裂,他直接略过了安迷修,走到他刚才移动杯子的地方,当他找到那个喷出烟雾的细孔时,一股异香钻进雷狮的鼻腔里,雷狮一顿,一股无名火顿时燃了起来,他冲到安迷修面前,揪着他的领子将安迷修从地上拉起来。安迷修闷哼一声,中了药的身体比平时不知敏gan多少,雷狮的手指只是堪堪划过了他的脖颈就激起了他身体的一阵颤栗。

雷狮把安迷修拽到面前,安迷修抬起眼,雷狮的脸色黑得吓人,他的眉毛压得很低,眼底翻腾着怒火,安迷修看见自己被封印在他的眼底,四周像是一片紫色的火海要将他烧蚀殆尽。雷狮的声音压抑着怒气,一字一句地开口:“安迷修,你是假的吧?还是你的警惕是跟着贞cao一起被我cao没了吗?你知不知道你中的是什么,德赛尔树的粉末⑴,只长在高级赛区密林里的东西,开花时节通过散播花粉传染活物达到传播的目的,被感染的生物出现的第一反应就是发qing,之后那些该死的花粉会在你身体里落地生根,最后根系布满你全身所有血管,你他妈就成了它的花盆。”

“什……么?”安迷修几乎愣在当场,“不对,你怎么这么清楚?”

“之前积分赛的时候我就遇到过,不过那时不是它的花季,但卡米尔还是跟佩利他们说了别靠近这个地方。”雷狮顿了顿,他的大脑疯狂运作着,在脑海里搜寻缓解方法,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里的光忽然热烈了不少,他继续说了下去,“凹凸大赛,真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居然在这里都能看到这种东西,而且,就连解决这种魔物附着的方法都令人意想不到。安迷修,你不好奇吗?”

正文点这里


上一棒:@星星

——————————————————

大家好!我终于实现了愿望参加了今年的雷安日活动了!

这次文手组的接龙活动由我作为收关,心情简直无比激动!希望大家能喜欢!

最后我一定要呐喊出那句话:雷安要走一辈子花路!!!!!

再尼玛给老子屏,信不信我不用你LOFTER了?反正你们不在乎这点用户是不是👿

【雷安】捕猎游戏

现pa+学pa,雷安二人已经交往两年的设定

是群里说好的🚗🚗 ,有👅gang/捆bang描写,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雷安】流星王子

【雷安生产大队48h☆21:00☆拾柒】

*年下,18岁雷狮×27岁安迷修

*有擦边车,能接受的话请↓

 

————————————————————————

    “安哥,你最近下班都好早,是谈恋爱了吗?”

  下午五点,安迷修准时从办公室出来,迎面就撞上了金,对方手里捧着一箱子文件,看起来像是刚从档案室出来。安迷修腼腆地笑了笑,伸手挠了挠后脑:“不是恋爱,是相亲,不过你这么说也没错,我也年纪不小了,该想想谈恋爱的事情了。”

  金了然地点点头,湛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作为在学生时代就经常给自己提供帮助的师兄,金向来对安迷修很信任,对于安迷修未来的另一半也是充满了期待,他一激动,忍不住提高了嗓门:“原来安哥你这么早下班是为了去相亲,加油啊安哥!你一定可以讨到个温柔漂亮的老婆!”

  安迷修有些尴尬地笑笑,对学弟的热情有些无所适从,好在金正赶着去送文件,安迷修才找到了机会脱身。

  坐进车里的时候安迷修还有些恍惚,独处的空间让他可以趁机短暂地松口气,可是一旦放松,思绪就像丝线在他脑海里交织,逐渐从清晰变成杂乱的一团。

  安迷修确实不小了,27岁,正好是谈婚论嫁的年纪。自从工作稳定后,恋爱就被安迷修提上了日程,他是家里最大的孩子,理所应当地会成为长辈关注的焦点,但值得庆幸的是安迷修的父母并不打算让安迷修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在当了半辈子教师的父母眼中,安迷修的人生应该自己做决定,因此每当家族聚会有人问起安迷修的情感和工作状况,父母都会帮安迷修挡去一些八卦的口舌。安迷修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也默默地用实际行动报答父母的恩情。就在上个月,安迷修升职刚刚落实,他就迫不及待地联系了周围的一切亲朋,弓调马服地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做准备。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的原因,安迷修的恋爱之路异常坎坷。他从学生时代就向往一见钟情,可他那浪漫的骑士风度却从未给他带来好运,他的相亲总是以莫名其妙的方式结束宣告失败不说,甚至有女孩子语重心长的对他说,现在的女生已经很少有对绅士有好感的了,她们更喜欢坏坏的bad boy。更是狠狠打击了安迷修所剩无几的自信,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未来的另一半是不是应该从天上掉下来。

    “在下尽力吧……”安迷修叹了口气,心里没底。

  和对方约定的时间在晚上六点半,安迷修提前来到餐厅时,却看见了凯莉正坐在订好的位子一步之遥的地方,手臂撑着下巴,玻璃珠般的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不怀好意地泛着看好戏的光。

  安迷修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走过去先如往常地招来侍者点了餐前菜和红酒,这才回头和凯莉对上了目光。

    “凯莉小姐,您怎么会来……”

    “我来看看我们的相亲终结者这次会不会成功啊。”凯莉懒洋洋地说,目光把安迷修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不太满意地皱了皱眉。

    “这个女孩子可是我大学的好闺蜜,你就穿成这样来见人家?”

  安迷修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穿着,黑西服内搭熨烫得一丝不苟的白衬衫,扣子谨慎地系到腹部,别着精致袖扣的袖口的长短恰到好处地露出些许白色的衬衫袖子,裤子没有粘上灰尘,干干净净的黑皮鞋,就连领带都是规规矩矩的黑色,也许他身上唯一的亮色是两枚黄色的领带夹,但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凯莉的目光随着他的裤腿移到安迷修放在脚边的公文包,嫌弃的表情逐渐明显:“你不觉得你看起来很像个推销的吗?”

    “怎么会?”安迷修瞪大眼睛。

    “服务员没把你轰出去是这个月见了你太多次。”凯莉依旧嘴上不饶人。

    “可是……在下认为女孩子应该会喜欢这种看起来很正直的装扮,会有种能放心将自己的未来交给在下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地给自己辩解。

    “又是这样,你的思想能不能更新换代一下?都说了你的想法太老套了,女孩子不会因为你看起来穿的很正式就和你交往,她们只会看到你先离你远远的,免得被你追上来推销。”

    “凯莉小姐……”

    “喊我也没用了,这次要不是我来了,我都不知道你原来每次都给人家这种感觉,难怪她们都说跟你相处起来怪怪的。”凯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安迷修不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惋惜还是在为前几位女孩感到同情。

  门口撞铃的声音及时拯救了安迷修,凯莉循声看了一眼,忽地弯起嘴角对安迷修说:“我只帮你最后一次,安莉洁是我大学的好闺蜜,她跟之前的女孩子不一样,她看人不看表面,我看你们还算合拍,不然我可不会把她让给你。好好加油,安迷修。“凯莉说着起身离开,临走前她想起什么似的补充一句:”要是这次也失败了,今天晚上有场大锤座流星雨,你就去跟流星许愿要对象吧。”

  安迷修苦笑了下,目送凯莉离开。跟凯莉认识那么多年,安迷修知道她并不是嘴上说的那么绝情,她愿意让彼此认识的女孩子也一定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最起码第一印象是双方都能接受类型,安迷修对她的感激难以用语言表达,便暗暗下了决心这次绝对不要辜负人家的好意。

  随着蓝发的女孩款款走来,安迷修调整了表情,用他觉得最礼貌的样子上前绅士地为她拉开了座位。安莉洁定定地看着他,浅浅地开口说了声谢谢,安迷修被看的有些飘飘然,以为对方刚见面就被自己出色的外表吸引,可还没等他心里美多久,却发现直到他回到座位这个过程中,安莉洁的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似乎从那双莹绿色的瞳孔里射出了一道光,把他照骨摸髓地看了个遍。

  安迷修被看得有些心虚,下意识地去避开那道目光,他将一杯水递到安莉洁面前,小心翼翼地开口:“安莉洁小姐,初次见面,在下是安——”

    “安迷修。你不应该在这里。”

  安莉洁轻轻开口,没来由的一句话将安迷修钉在原地。

    “安莉洁小姐……何出此言?”安迷修愣了。

  安莉洁很久没说话,正当安迷修以为对方睁着眼睛睡过去了的时候,安莉洁忽然双手紧握,闭着眼睛,以一种空灵的声线缓缓继续:“长空的猎鹰,深海的游鱼,星辰的追寻者,你要等的人,他在天上等你。”

    “什么?”安迷修听得一头雾水。

    “你应该去外面等他。”安莉洁说完立刻起身,转身往外走。

  安迷修心底一凉,连忙起身挽留。他本来对这次的相亲志在必得,可没想到对方才见面多长时间就要走,比起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相亲,他还是希望安莉洁能给他个彼此了解的机会。

    “安莉洁小姐请等一下!恕在下冒昧,您要是方便的话让在下请您吃个饭吧……”安迷修露出了诚恳的眼神。

  没想到安莉洁摇了摇头,坚定地对他说,“缘分已定,可遇不可求,我不是你要等的人,您请回吧。”说完便飘然离去,留下安迷修恍惚地站在门口,街道上的路灯忽地亮起,给他投下了个寂寞的身影。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只记得送走安莉洁后,他先是回头将放在餐桌上的两杯红酒一饮而尽,付了账,脚步漂浮地走上了大街。安迷修住的离餐厅不远,他不敢开车,便放任自己在大街上漫步,像是散心又像是醒酒。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了。工作后的安迷修选择了独居,这本来是个自由度高又方便的选择,毕竟安迷修从小就喜欢独处,合租或跟父母同住都让他觉得拘束;但随着年纪大了,想要有人陪陪自己的想法也愈渐强烈,安迷修也没少嘲笑过自己像个需要被人关爱的老年人一样,可他没办法,随着在社会浸yin的时间长了,人一到家就会像卸下盔甲一样变成柔软的生物。安迷修不止一次幻想过打开家门面对的不再是漆黑的客厅,而是有个穿着家居服的美人坐在沙发上,在家里为他亮着灯,而他会放下手中的公文包,拥抱等他回家的爱人。

  但现实依旧让他面对着满室漆黑,空荡荡的客厅里,只有时钟在孜孜不倦地前进着,一片寂静。安迷修泄气地脱了鞋,倒在沙发上。人一旦回到信任的环境里思绪就会放空,很快安迷修又想起了今天相亲的场景,回忆里安莉洁睁着懵懂的大眼睛,那些让安迷修想了一晚上的话又莫名其妙地浮现了出来。

  他在天上等你。

  这是什么意思?

  安迷修茫然地看向阳台,夜空中月光如练,与远处的霓虹灯交相辉映,皎洁的月色似乎完全没被人间俗气的灯光影响,依旧怜悯地照着大地。

  他在天上等你。

  是指他的另一半是仙女吗?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让安迷修差点气笑了,他不喜欢去怀疑女性,但安莉洁那些神神叨叨的话却让他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她和凯莉在故意整他,他可能也是最近太累了,居然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但如果安莉洁小姐说的是真的,她到底指什么呢?

  安迷修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阳台上。正当他仰起头准备欣赏夜空时,天边一道火光倏地从云层中闪现,金色的球状身后拖着条长尾划过了夜空。

  安迷修的眼睛猛地睁大了。下午凯莉的话也像录音机一样在他耳边不断回放:“今天晚上有场大锤座流星雨,你就去跟流星许愿要对象吧。”

  城市的灯光打在天上,把夜空照出深沉的蓝,一束火尾从天幕坠下,仿佛破碎的星辰落在了安迷修心上,安迷修忽然想起了幼时第一次见到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炸开的火光带给他的震撼。逐渐越来越多火光从云间坠下,仿佛水晶落在了黑色的天鹅绒上,安莉洁的话和眼前的景象结合了起来,安迷修鬼使神差地抬起了双手在胸前握拳,嘴里念念有词,近乎虔诚。

    “神啊,如果安莉洁小姐说的是真的,我要等的那个人真的在天上,请让我见到她吧。”

  话音未落,安迷修感到面前有股热浪,让他想起了面对火炉时汹涌的灼热感,他睁开眼,却见到一颗火流星朝他迎面砸来。

    “诶……?”

-

  夜里十点,卡米尔准时敲开了雷狮的门,在他看到他大哥正在观察室里精神抖擞地盯着满墙的屏幕时,他满意地带上门悄悄退了出去。

  雷狮是个流星王子。这听起来很玛丽苏,但他的职业还真叫流星王子,作为宇宙间的皇族,住在天上的雷王星皇族的任务就是在每一场流星雨来临时下凡聆听许愿者的愿望,然后挑出几个有实现前景的愿望实现。

  这听起来是个轻松的差事,但雷狮不这么想。他从小野惯了,比起坐在办公室里的编制内工作,他更向往随心所欲想干啥干啥的生活,奈何他上面有个手腕强硬的姐姐,在雷狮成年接任流星王子的工作后更是多方面严加看管,严防雷狮翘班出逃,好几次雷狮刚坐上座驾准备溜出去,雷伊的大部队就紧随其后在空中对雷狮进行抓捕,那时的场面相当壮观,甚至一度以“大锤座流星雨以每秒300颗”的记录成了世界之最。

  这次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机会。雷狮调整了坐姿,重新看向观察室角落里放着的机器,白色的卵型驾具上面印了一圈嚣张的雷纹,正在灯光的照射下反着光。这次流星雨雷伊和雷蛰正好被邀请去参加宴会,雷王宫的警卫前所未有地放松,雷狮计算着时间,等到流星雨降临,他就立刻坐上这台飞行器飞去地球。

  但在此之前,他必须找个看得顺眼的饭票。雷狮的手指在键盘上随意地敲打,面前的屏幕也在不停变换着图像,随着时间紧逼,就在这时,一抹棕色闯进了雷狮眼里,他的手指不住地慢了下来,慢慢拉近了视角,放大了站在阳台上的男人。

  那是双清澈到极致的绿眸,仿佛碧绿的潭水能一眼望穿。雷狮的瞳孔陡然睁大了。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形容自己的心情,那是一种仿佛被鼓锤敲打到心脏的感觉,酥痒却带着绵厚的回音,涟漪般在他的心头荡漾开。他忍不住点开了沟通键,那原本是流星王子用来听取许愿的人的愿望的,可这一刻他只想听听他的声音,听听他是不是和自己想象中那样有着动人的嗓音。

   “神啊,如果安莉洁小姐说的是真的,我要等的那个人真的在天上,请让我见到她吧。”

  雷狮的大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冲动,一种仿佛他要面对的将是步入婚礼现场的奇异感觉在他心头荡开。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坐进了驾驶舱,摁下按钮,观察室底部立刻出现了一个圆洞,雷狮驾驶着飞行器冲出了观察室,冲向了那个人。

  进入大气层的时候,雷狮感受到了四周逐渐升高的温度,那是驾具的机身与大气层摩擦产生的热量,在雷狮看来却像是自己心头燃起的爱情之火。不到一会儿他就穿过了云层,灯光在广阔的城市里闪烁,仿佛海面上跃动的光斑,雷狮朝着心上人的所在地加大了马力,直到他清楚地看见安迷修睁着疑惑的大眼睛露出了呆滞的表情。

-

  安迷修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他呆愣了几秒,直到他终于想起来这里是他的卧室,他正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时,他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下来,打算忘掉昨天晚上那个诡异的“梦”,转身换个舒服的姿势睡回笼觉。

  可他一转头,一张大脸陡然出现在他眼前。躺在他枕边的另一个男人闭着眼睛,高挺的鼻子均匀地呼吸着,修长的睫毛也跟着气息些微颤抖,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却把安迷修吓的够呛,一个翻身从床上蹦了起来,一番动作将雷狮彻底惊醒,他打着呵欠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安迷修,忽然咧开嘴笑道:“早安,男朋友。”

  什么男朋友?

  安迷修大脑立刻当机,一时不知道该报警有人私闯民宅还是问清楚面前这个男人怎么会叫他男朋友。

   “啧,你怎么穿的跟个推销的一样。”醒来的雷狮上下打量了安迷修,嫌弃地啧了声。
   “这是工作装!”安迷修气急败坏地反驳,接着终于还是颤抖着问出了一个问题。“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男朋友,雷狮,你昨天不是许愿要一个对象吗,我就是来当你对象的。”

    “不对!我明明许愿要的是小姐姐!怎么给我送来个大老爷们!”

  雷狮的眼皮抬了下,安迷修的表情却忽然滞住了。不容置疑的是,面前这个可疑的男人确实长了一张好皮囊,安迷修甚至下意识将他与曾经的相亲对象口中的bad boy画了等号,还没等他感叹“原来女孩子喜欢的是这种男人吗”就立刻回过神来,暗暗懊恼自己一个直男居然差点被美色|诱惑。

    “男的怎么了,男的影响我当你对象了吗?”雷狮不爽地开口。

    “不对,不对……我知道现在的性取向是自由的,但我,我真的不是gay!”安迷修奋力反驳。

    “你是不是gay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了我是来当你男朋友的,就是来当你男朋友的。”雷狮沉声道。

  不对,这个人根本没法沟通!

  安迷修头痛欲裂,他宁可相信自己现在还在做梦,但周围的触感还是无一不在宣告着真实,他现在只能从面前这个自从是他男朋友的男子身上出发,逐渐弄清楚情况。

    “你……你先冷静,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安迷修稳住心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会颤抖。

    “我是雷狮,是一个流星王子,是来实现你想要有个对象的愿望的。”雷狮耐心地将自己的身份重复了一遍。

    “流星什么?”安迷修怀疑自己听错了,目光将雷狮上下打量了一遍,他这才发现这个名叫雷狮的男人其实看起来才刚刚成年,眉宇间还带着少年的稚气,脸部棱角也并不突出,甚至脸颊还有点圆润。但也正因如此,安迷修立刻意识到这个少年应该还处在中二期,可能是昨天晚上跟着喝醉的自己回的家。

  安迷修后悔得捶胸顿足。他没想到从小就被家里人吐槽的爱乱捡东西的坏习惯居然成年了还根深蒂固,甚至发展成了比捡猫捡狗更严重的捡人回家。

    “你把眼神收收,我不是你捡回来的!”雷狮眼尖地发现了安迷修怪异的表情,龇牙咧嘴地叫起来。安迷修被他叫的回过神,看着床上的雷狮,忽然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炸毛的猫。

    “我是雷王星的流星王子,是昨天晚上从你家阳台飞进来的,来实现你的愿望的!”

    “是是是,你是流星王子。你有家人吗?昨天一晚上没回家,你的父母亲人一定很着急吧,你……你把衣服穿上,我先带你去警察局报案。”安迷修顺口捋毛,没想到把雷狮气的更厉害了。

    “你是傻逼吗!?我怎么看上你这个木头?我都说了我是天上下来的流星王子!你昨天许愿要的男朋友!不是什么离家出走的中二少年!”雷狮话音刚落,一道紫色的电流从他的指尖蔓延开,在空中汇成一束剧烈的闪电,他暗紫色的眼睛从雷电后面紧紧捕捉到了安迷修,安迷修立刻感到了寒毛直竖,有一种仿佛被野兽盯上的刺激从脊背传来。

    “你……雷狮……是这个名字吧,你冷静点!冷静点!我相信你了!”安迷修急忙阻止,免得雷狮发怒烧了他的被子。

    “那个……我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安迷修,王子殿下您今年贵庚?”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开口。

  雷狮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安迷修一眼,“你那是什么自称,好老土。”

  说的你不是一样!安迷修表情崩裂地内心吐槽。

    “18。”雷狮重新躺了回去。

    “你说你昨天晚上是从我家阳台飞进来的?”

    “对,而且昨天晚上的流星雨是我下凡的唯一机会,现在流星雨已经过去了,我的座驾也已经被收走了,我回不了家了。”雷狮悠闲地躺在安迷修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好家伙,还说自己不是中二病,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有谁会大半夜的飞进人家家里还说自己是流星王子的。安迷修内心吐槽,他现在真的将雷狮当成了一个半夜玩喷气背包结果撞进别人家阳台还把自己的喷气背包弄丢了,怕回家挨骂所以干脆给自己捏造了个“流星王子”的假身份住进莫名其妙被栽了的自己家里的中二少年。至于雷狮会发电这点,安迷修想当然地理解为了“青少年的高科技玩具”。

    “那个,你说你是那个什么雷王星的流星王子吧?你们除了这个雷王星,还有没有其他星球?”

    “有,隔壁圣空星管的是大棍座流星雨,守望星是柴刀座,登格鲁星是箭头座,还有一个星月星管的是五芒星座,不过他们的皇族已经很久没出席星座会议了。”

  设定还挺丰富。安迷修吐槽。

    “那你现在怎么办,回不了家,你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吗?”

    “有啊。”雷狮坐起来,用堪称理所当然的目光看着安迷修,“当然是住你家,男朋友。”

  这个混蛋!!安迷修拳头硬了。

余下走蓝路

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或微博搜索ID芥川龙之介的黑外套

————————————————————

你们好!我是皊(líng),也可以叫我疾也,在雷安四年了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活动,真是一个很特别的体验!x

本来我想写篇沙雕文的,毕竟这个题目真的很适合沙雕,但最后还是写成了平平淡淡的生活文让我自己也觉得挺意外。总之谢谢各位看到这里啦!

好期待后面的妈咪们会创作出怎样的故事!x

上一棒 @萧声断心 
下一棒 @白姽 


睡眠储存器

被屏蔽了三次已经不想骂老福特了,评论直接走外链。

热情是被你老福特消耗完的。